首頁(yè) > 科技要聞 > 科技> 正文

視頻號先動(dòng)手,數字人商業(yè)化成迷

鋅財經(jīng) 整合編輯:太平洋科技 發(fā)布于:2024-06-27 17:00

數字人的商業(yè)化之路,仍然是一片迷途。

最近,騰訊視頻號成為全網(wǎng)第一個(gè)向數字人開(kāi)炮的平臺。它修訂了有關(guān)達人直播的細則,將“掛機錄播”內容改成了“非真實(shí)直播”內容,里面提到,使用插件、AI等工具生成虛擬形象進(jìn)行直播都是違規行為。

視頻號細則截圖

 

簡(jiǎn)單來(lái)說(shuō),視頻號加大了非真人直播亂象的整頓,明令禁止了虛擬數字人的直播行為。想靠數字人直播帶貨、直播打賞的路被堵死了。

不過(guò)目前細則主要針對直播場(chǎng)景,沒(méi)涉及視頻,也就是說(shuō),用數字人形象進(jìn)行視頻創(chuàng )作的博主,暫時(shí)不受影響。

近幾年來(lái),市面上有關(guān)數字人的風(fēng)聲很大,大廠(chǎng)小廠(chǎng)都在鼓吹數字人技術(shù)的優(yōu)越性,比如花個(gè)三五千塊就能代替真人主播,分分鐘解放生產(chǎn)力。

但真的等到落地環(huán)節才發(fā)現,技術(shù)實(shí)力不過(guò)關(guān)、市場(chǎng)接納度不高、合規的監管紅線(xiàn),都是擺在數字人面前的大山。

數字人的商業(yè)化之旅仍然前途漫漫。

技術(shù)不過(guò)關(guān),直播一眼假

放眼目前數字人所有的應用場(chǎng)景,直播帶貨無(wú)疑是最受關(guān)注的賽道,24小時(shí)不間斷工作的數字人主播,給行業(yè)編造了一個(gè)盛大的美夢(mèng)。

但眼下視頻號率先把鍋給端了。

視頻號會(huì )做出這種舉動(dòng),也在情理之中。跟京東、淘寶這些追求帶貨效率的電商平臺不同,視頻號脫胎于微信,它的優(yōu)勢就在于真人社交互動(dòng)和內容分享。允許數字人直播容易導致大量低端內容充斥在視頻號上,從而破壞整個(gè)平臺生態(tài)。

這也從側面放映出一件事,數字人技術(shù)發(fā)展到現在,實(shí)際觀(guān)感仍然很差很假,比不上真人直播,容易引起用戶(hù)反感。

拿最近比較出圈的AI劉強東來(lái)說(shuō),已經(jīng)是眼下高質(zhì)量的數字人代表。它在形象、動(dòng)作、聲音、口癖上都盡可能接近劉強東本人,在直播過(guò)程中,AI劉強東也會(huì )時(shí)不時(shí)地看看手機,搓搓手指,調整下姿態(tài)。

劉強東AI數字人

但即便如此,還是能發(fā)現AI劉強東“不像真人”,非常僵硬和不自然。它幾乎不和觀(guān)眾互動(dòng),只能完成一些淺層次、同質(zhì)化的表達,被網(wǎng)友戲稱(chēng)為“全是技巧,毫無(wú)感情”。

根據京東披露的數據,AI劉強東直播的第一個(gè)小時(shí)內,總GMV達到了5000萬(wàn)。但更大程度上,是劉強東本人的名人效應帶來(lái)那么大的關(guān)注度和銷(xiāo)量轉化,距離數字人取代真人直播還有很長(cháng)一段路要走。

事實(shí)上,市面上有很多企業(yè)都嘗試過(guò)數字人帶貨,但實(shí)際帶貨效果大多不理想,只能草草放棄。

交個(gè)朋友直播間的相關(guān)負責人就曾表示,目前數字人技術(shù)整體還不太成熟,之前公司也嘗試過(guò)用數字人直播,但是效果不太好,“實(shí)際上數字人主播距離正式商用,可能還有3-5年的距離。”

到目前為止,相比起真人主播,數字人主播缺乏吸引力,消費者不愿為此買(mǎi)單。

規;涞厍暗暮弦幾璧K

數字人在技術(shù)層面的問(wèn)題,或許可以靠著(zhù)大模型的發(fā)展完善去解決,但倫理和合規上的挑戰,卻不是一時(shí)半會(huì )兒能克服得了的。

目前數字人領(lǐng)域缺乏足夠完善的行業(yè)規范,數字人的一些行為舉動(dòng),有可能會(huì )牽扯到法律糾紛和社會(huì )倫理問(wèn)題。

舉個(gè)例子來(lái)說(shuō),當一個(gè)數字人主播,向直播間觀(guān)眾極力推銷(xiāo)某款產(chǎn)品的時(shí)候,它說(shuō)的話(huà)有任何可信度嗎?數字人不是真人,不可能在任何意義上使用、觸摸過(guò)產(chǎn)品,一定程度上說(shuō),它說(shuō)的每句話(huà)都是“假話(huà)”。

數字人直播帶貨

粉絲們喜歡李佳琦、小楊哥、董宇輝這些主播,起碼是認可他們作為真人的存在,在感情上有所寄托。真人主播能為消費者提供情緒價(jià)值,雙方存在真實(shí)的互動(dòng)。但數字人又沒(méi)有“感情”,何談情感共鳴。

有些不法分子還會(huì )利用數字人實(shí)施詐騙,尤其是一些辨別能力弱的中老年人,稍有不慎就可能被坑錢(qián)。

因此不止視頻號,抖音、快手等平臺同樣對數字人保持謹慎態(tài)度。

間,快手電商發(fā)布公告稱(chēng),對于利用AIGC輔助創(chuàng )作的直播內容,快手不會(huì )給予特殊的流量扶持,利用AIGC低成本優(yōu)勢生產(chǎn)低質(zhì)量?jì)热莸男袨,平臺更是強烈反對?焓蛛m然不像視頻號那樣明令禁止,但也表明了“不支持”的態(tài)度。

快手電商公告

今年3月,抖音安全中心發(fā)布《抖音關(guān)于不當利用AI生成虛擬人物的治理公告》,對站內不當使用AI技術(shù)生成虛擬人物發(fā)布內容的賬號,進(jìn)行了嚴厲處置。

考慮到數字人存在的爭議與不確定性,至少未來(lái)一段時(shí)間里,短視頻平臺都不會(huì )加大數字人的權重。

數字人IP,仍是小眾市場(chǎng)

當然了除了直播帶貨,國內數字人賽道還有其他賽道和玩法,一些比較成熟的數字人IP,玩的是粉絲經(jīng)濟和虛擬偶像那套。

問(wèn)題是這些年下來(lái),能跑起來(lái)的虛擬數字人IP鳳毛麟角,不一定是筆劃算買(mǎi)賣(mài)。

首先打造一個(gè)完整的虛擬數字人IP,前期實(shí)在是太燒錢(qián)了。想要視覺(jué)外形上看起來(lái)足夠真實(shí)有質(zhì)感,其生產(chǎn)成本不會(huì )低于制作一部專(zhuān)業(yè)級電影。根據瑞銀發(fā)布的數字人研究報告,高級虛擬人物的前期投入成本平均為3000萬(wàn)元,后期又需要真人團隊完成拍攝、配音、剪輯。

創(chuàng )壹科技CEO梁子康曾透露過(guò),柳夜熙正式推出前的半年多時(shí)間,研發(fā)成本、人員成本、技術(shù)成本等投入都在百萬(wàn)元級別,“第一條柳夜熙的短視頻成本約幾十萬(wàn)元”。

柳夜熙截圖

更大的壓力是,可能掙不到錢(qián)。

像洛天依、A-Soul、柳夜熙這些虛擬數字人IP,目前主要是靠2B聯(lián)名代言,其他還有演出以及衍生周邊收入。這種變現模式跟網(wǎng)紅MCN機構沒(méi)有本質(zhì)區別,虛擬偶像們利用自己的知名度和影響力,賺粉絲經(jīng)濟的錢(qián)。

但哪怕到現在,虛擬偶像在國內市場(chǎng)仍屬于小眾愛(ài)好,受眾的增加速度比不上虛擬偶像的產(chǎn)出速度。這些年下來(lái),大部分人可能只聽(tīng)說(shuō)過(guò)一個(gè)洛天依,其他大部分虛擬偶像幾乎沒(méi)什么聲量。

洛天依

行業(yè)尚處于教育階段,許多虛擬數字人企業(yè)即便接得到商單,也是投入大于收入,虧本賺吆喝錢(qián)。

另外數字人IP還能應用在文旅、金融等行業(yè)。

在一些景區和文化機構,數字人代替真人成為導游,與游客展開(kāi)個(gè)性化互動(dòng),比如中國文物交流中心的“文夭夭”,敦煌研究院的“伽瑤”;在銀行業(yè),浦發(fā)銀行的智能數字人客服“小浦”,已經(jīng)任職了財富規劃師、大堂經(jīng)理、文檔審核員等20多個(gè)崗位。

雖然應用的范圍挺廣,但終歸是新奇程度大于實(shí)用程度,整體商業(yè)模式還是不夠成熟。

數字人何時(shí)能在商業(yè)化上釋放更多想象力,還尚未可知。

本文來(lái)源:鋅財經(jīng)

 

鋅財經(jīng)

網(wǎng)友評論

聚超值•精選

推薦 手機 筆記本 影像 硬件 家居 商用 企業(yè) 出行 未來(lái)
二維碼 回到頂部